;  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
校长平台 党建工作 学校发展规划 学校大事记 文明单位管理平台网上备课 在线教学 家长信箱
学生园地

父母之爱,长驻我心

时间:2016-12-6     发布:章丘市第一中学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三六班  付长学

    自我们呱呱坠地起,父母就开始了一场爱的旅行,它的期限是一生。就如同树木的年轮一样记录着我们在他们生命里的点滴,关于我们的幼嫩、懵懂、青涩、成熟父母用额间的皱纹,鬓角的白发以及他们逐渐缓慢佝偻的身影来见证。他们的一生都与我们紧密相连,割舍不断。

    对于父母,我们亏欠的太多,穷尽一生也无法偿还那份恩重。曽有人用这样的一个故事来说明父母:有两个人到一家公司应聘,他们要应聘的职位叫“父母”,他们被告知,要担任这个职位,就要做好准备,时刻的准备。他们应允,于是他们得到了这个职位。他们成为“父母”后每天任劳任怨,力争每件事做到细致入微。他们没有升职加薪的机会,只有不断加重的任务负担,即使是这样努力也还是要忍受雇主有时不留情面的苛责和抱怨,还要努力实现他们有时刁蛮无理的要求。他们被过分压榨,每天早起晚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。他们心里满怀着期待,期待着他们的雇主终有一日可以看到他们的努力,他们的汗水不会白费。这个公司可以发展壮大。忘了说,他们的公司叫家庭,而雇佣他们的人叫子女。

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我还清晰的记得,有天晚上,妈妈早早的睡了,嘱咐我留门给爸爸。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。夜已经深了,屋外传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,不一会儿,又传来水声。爸爸进门随意的扫了几眼,让我早点去睡。我的一句你也早点睡,只说了开头他便离开了,其余的话生生的卡在喉咙里。我注视了一会父亲的背影,觉得他应该是有心事。我看了看表发觉已经时间已太晚了,随后便决定出门叫爸爸回来。我走到门口,见到父亲蹲在那里吸烟,不知为何,我愣住了,昏暗路灯下,他的衣服显得有些脏,后脑的头发一片银白,让我有些心疼。他就在那蹲着一言不发,手中烟雾环绕,这样的缥缈掩盖不了爸爸沧桑的容颜,掩饰不了他的疲惫。我有些愣住,不想打扰他,回到家内,打算给爸爸打开卧室的灯。屋内,柔和的灯光下,妈妈早已酣然,只是眉间好像有些有些不愿舒展开的愁思......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惆帐,我不得而知。

    第二天,我没有问他们发生了什么,而是如往常一样,离家去学校,我知道,现在我能做得就是力我所及不让他们挂心,不让他们再多一份牵挂。

    有些什么是我们永远割舍不下的,忘却不了的,小时候,我们会因为一根刺向着父母大声哭喊求抱抱,或许以后即使我们披着荆棘,也会不言一语,留给他们我们坚强的背影,小时候有他们为我们的任性买单,,将来我们自己要为自己负责,所幸我们正处于这交界处,还可以享受他们给我们的恩泽。所以,趁着光阴未老,时光未散去,把他们也放在心头那最柔落的地方。

(责任编辑:刘学华 黄吉岭)

您是今天第 704 位访问者 共有 2232213 人次访问本站
章丘市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淄博宽正数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备案号:鲁ICP备14004888号-1
章邑文脉
古城魂魄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